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特约专稿

毛泽东对海洋的十大预见和相应决策

2020-01-03 16:29:14 来源: 海洋网 作者: 陆儒德
摘要:毛泽东对中国海洋事业的准确预见和成功实践,是中国海洋史上的宝贵财富,当今依然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

  毛泽东是举世闻名的革命家、军事家、哲学家,被国人尊称为独领风骚的文章大家和浪漫主义诗圣,可鲜为人知的是,他还是一位凌空绝顶的海洋战略大家。我们要“用文物说话,用历史说话”,见证毛泽东引领新中国从战争废墟上重建海洋事业的丰功伟绩,领略海洋战略大家的高超境界和恢宏气派。

  毛泽东一生成功创造了许多旷古绝今的神奇,引中外政要竞折腰。他一生站立在祖国土地上,从未出海远航,但他深入学习、研究海洋,以超越常人的境界感知大海,深刻理解海洋对国家的重要性,娴熟经略海洋之道,他是中国海洋事业的领航者和实践者,引领新中国坚定走向海洋,使中国海洋事业从历史低谷重创辉煌,建成为一个海洋大国屹立在世界上。新中国的海洋事业是毛泽东革命生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其海洋战略思想的成功实践。历史佐证,毛泽东是一位凌空绝顶的海洋战略大家。

  我同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合作编纂海洋强国论衡丛书,其中上册《扬帆-中国坚定走向海洋》的主要内容包含了毛泽东对中国海洋的十个战略预见和相应的重大决策,正确的判断、准确的预见、精准的对策,指导中国的海洋事业胜利推进,白手起家在战争废墟上振兴,在内反人动势力封锁围堵中前进,艰辛地创建了海洋大国,为建设海洋强国夯实了基础。

  毛泽东对中国海洋事业的准确预见和成功实践,是中国海洋史上的宝贵财富,当今依然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

  一,穿越硝烟,预见中国必定走向海洋

  上世纪30年代,日军大举入侵中国,国土大片沦陷,国家面临存亡之际。毛泽东依然“胜似闲庭信步”,他一面发表《论持久战》,制订了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满怀信心战胜日本侵略者;一面前瞻思考,建设“一个政治上自由和经济上繁荣、被新文化统治而文明先进的中国。”而且,令人惊叹的是他穿越战争硝烟、把视野瞄向了海洋,在1939年发表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中,他论述中华民族时写道:“我们中国是世界上的大国之一”“有很长的海岸线,给我们以交通海外各民族之方便。”

  这段文字不长,但字字珠玑,含义深邃。他以“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的大视野,从中国的地缘特征出发,展望了中国海洋事业的发展前景。他分析了中国地理海陆兼备、有着漫长的海岸线;中国有肥田沃地和丰富的森林和矿产资源;中华民族刻苦耐劳著称于世,又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和优秀的历史遗产。从中国地理优势和民族特色都具有自力更生创建海洋大国的客观条件。

  他瞻望中国海岸线长,拥有广阔的主权海域,与沿海国家隔水为邻,海洋是连接沿海各国的便捷通道,具有开放“交通海外各民族”的天然属性,中国走向海洋是时代需要和地理使然。然而,国家又面临海洋上“敌对势力时刻迫害着中国各民族的生存,迫害着中国人民的革命”的严酷事实,中国欲走出国门、交通海外各民族,必要建设强大的海军来“保驾护航”,海军强,国家盛;海军弱,国家衰。

  毛泽东这段最早关于中国海洋事业的论述,深含高瞻远瞩的战略思维,紧密围绕着“守好家,卫主权”和“走出去,谋发展”两大任务。这同他在新中国建国伊始提出的建设“海上长城”和“海上铁路”的海洋发展战略一脉相承,指引新中国海洋事业扬帆启航,在战争的废墟上艰辛创业,建设成为一个海洋大国屹立在世界上,为进而建设海洋强国奠定了坚实基础。

  二,高瞻远瞩,预见中国的威胁来自海上

  毛泽东高屋建瓴,以全球战略的大视野、长治久安的大格局解析中国的安全环境。他再三强调,我们不只是同蒋介石斗,更是同支持蒋介石的帝国主义斗。基于美国根深蒂固的反共意识形态和侵略扩张、称霸海洋的帝国主义本质,中国面临的威胁将来自海上,侵略与反侵略将伴随中国的崛起成为一种常态。我们的基本对策,一是不怕;二是认真对待。

  中国革命胜利,新中国即将成立,美国在观察中国向何处去?中国也在看美国将怎么办?美国的国务院和国务卿无奈地承认:“中国内战不祥的结局超出美国政府控制的能力,这是不幸的事,却也是不可避免的。”毛泽东看透了美国的本质,接连发表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等5篇檄文,指出:中国内战是“美国出钱出枪蒋介石出人替美国打仗杀中国人的战争。”美国失败了,但不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们“唯一的办法是组织力量和它们斗争。”“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至胜利――这就是人民的逻辑。”历史正是这样。

  新中国刚成立,美国以朝鲜战争之名把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侵犯中国主权,武力阻止解放台湾。1954年12月,签订了美、蒋《共同防御条约》。中国政府发表严正声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固有领土,解放台湾是中国的主权和内政,决不允许他国干涉;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

  1955年1月,毛泽东发动“解放大陈岛战役”,以大无畏的气势顶住了美国第七舰队多个航空母舰群的军事压力,毅然命令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一举打下一江山岛,战场直指上下大陈岛。解放军的凌厉攻势令美、蒋难以招架,美国无奈地请求苏联、英国协助开辟外交渠道同中国谈判,终于中美两军达成默契,让美军第七舰队协助蒋军从大陈列岛撤离,美蒋“共同防御”演变成为“共同撤退”,中国用智慧和力量化解了中美直接冲突的危机。

  1958年,毛泽东发动炮击金门战役,震惊世界。蒋介石以《共同防御条约》向美国求救,美国派遣第七舰队耀武扬威,甚至挥舞原子弹来威胁,毛泽东以武力考验《共同防御条约》。在美国军舰为蒋介石运输编队护航时,毛泽东下令:“照打不误!”出现了大陆炮火打得美舰抛弃蒋舰、擅自转向离开战场的喜剧性场面,这是毛泽东导演了一场“捍卫统一,反对分裂”的历史大剧。

  1971年,中美两国通过谈判达成了“三个联合公报”,美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奠定了中美关系健康发展的政治基础。但在1979年美国又搞了一个《与台湾关系法》,制造了利用国内法抵制双边国际条约的恶劣典型,继续要将台湾作为“不沉的航母”,不断向中国打“台湾牌”,在台湾海峡制造紧张气氛,毒化地区和平。

  三,身居窑洞,预见香港将平稳回归

  随着全国即将解放,如何解决香港这块殖民地,是中国领导人慎重决策的一个战略问题。1946年12月和1949年1月,毛泽东分别接见了三名西方记者和苏联特使米高扬,两次谈话都涉及香港问题。毛泽东指出:海岛上的事情比较复杂,需要采取一种既坚定又灵活的方式去解决,或者可以采用协商办法和平过渡。中国还有一半领土尚未解放,急于解决香港、澳门问题,也就没有多大意义了。相反,“恐怕利用这两地原来比较特殊的地位,特别是香港,对我们发展海外关系、从事进出口贸易更为有利些。”他决定“另起炉灶”,对香港不用武力“解放”,而走“协商办法”的新路子,既达到结束殖民统治,又可维持香港的繁荣稳定。

  10月29日,广东战役结束,香港处于解放区包围之中,解放香港已是囊中之物。但毛泽东命令解放军在深圳河畔“停止前进,原地待命”,决定对香港“暂不收回,维持原状”,随后又作出“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重大决策,奠定了“一国两制”的思想基础。

  1974年5月25日,毛泽东会见了来访的英国前首相希思,为香港回归中国达成了共识。毛泽东指出:到1997年租约到期,香港会有一个平稳的交接。而且,毛泽东还指了一下周恩来和自己,对希思说:“不过到那时侯,我们就不在了。”随后,他手指邓小平说:“具体事情由他们年轻人去办了,他们一定能够办好。”毛泽东为香港回归规定了时间、回归的方式和指定了执行人。

  历史证明,中英两国遗留的复杂历史问题,正是按照毛泽东预见的方针、路径最终得到圆满解决,实现了香港平稳回归,成为实行“一国两制”和解决国际难题的成功典范。正确的判断,精确的预言,完满的结果,彰显战略大家的果断魄力和灵活风采。

  四,审时度势,预见台湾将走向和平统一

  台湾与大陆被宽阔的台湾海峡分隔,海洋连通性使外部势力容易介入,海峡形势纷繁复杂。1949年初,毛泽东同米高扬谈话中准确预言:“真正比较麻烦的是台湾,因为国民党会撤退到台湾,并受到美帝国主义的保护。台湾问题将变成为一个十分复杂和持久的国际问题,解决它更需要耐心和时间。”

  解放全部国土,捍卫主权完整和统一,是国家领导人的基本职责。解放台湾是毛泽东心底里完成解放战争的收兵之战。他一直在筹划、部署台湾战役,力争尽早打胜这场统一中国之战。1949年,他命令“三野”准备发动“台湾战役”,组建了登岛作战的海军舰队,成立了8个航空兵师,登陆部队已经聚集。毛泽东满意地指出:“我们要打一场三军联合作战,50万大军横渡百里海峡登台湾,何等壮观啊!”甚至连将来台湾省政权领导班子人员都已经配齐。“台湾战役”箭在弦上,万事俱全,只欠东风。

  然而风云突变,朝鲜战争爆发,美国以武力阻扰中国解放台湾,派遣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导致海峡两岸陷入分治的特殊状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始终把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作为矢志不渝的历史任务。面对突变的复杂国际时局,毛泽东审时度势,判断存在着和平统一台湾的各种因素,务实、灵活地决策,不再将“解放”台湾作为唯一的选项,而争取走向和平统一道路,而面对台湾复杂的形势和存在外国干预的可能,坚持不宣布放弃武力统一的权利。

  毛泽东从“一定要解放台湾”转变为“用和平方式统一台湾”,表达了他对台湾最终统一的坚定自信。他以创新思维把原则性和灵活型有机结合,将军事战略与爱国情怀发挥到了极致,彰显非凡的政治胆识和高超的斗争艺术,是一项兼顾中华民族长远利益与眼前利益的现实主义大手笔,推动历史车轮稳步前进,中国走向国家统一、民族和谐是历史必然。

  五,深谋远虑,预见南海的安全隐患

  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全部陆地国土,但国民党继续盘踞在沿海岛屿上,在美国支持下,大陆随时面临着“反攻大陆”的威胁,新中国无法安全生存和进行和平建设。毛泽东亲自指挥了海上“五大战役”,以巩固和发展陆地战场的胜利,保障新中国的主权完整及和平建设。他把最紧迫的第一个海上战役设定在解放海南岛。

  海南岛位于大陆最南端,战略地位极为重要。蒋介石任命薛岳为“海南防卫总司令”,收集从大陆溃逃的10万军队、建筑了“南海马其诺防线”来死守海南岛,妄图将台湾和海南岛作为反攻大陆的两个“拳头”。美国政府支持蒋介石对抗中国,并觊觎海南岛在南海的重要战略地位,有可能被美蒋用作从南部围堵、威胁中国的重要基地,海南岛存在着威胁国家安全的重大隐患。

  毛泽东防止“夜多梦长”时局生变,决心及早打下海南岛,守卫好南大门。一面增强进攻力量,派遣“四野”英雄部队第40军、第43军主攻海南岛,并下令必须在“春夏两季解决海南岛问题”。毛泽东自始至终指挥了海南岛战役,亲自部署作战计划,批文解决买船和机器的经费,电报指示各阶段的作战行动,还亲临作战指挥室指挥主力部队渡海作战,甚至亲自起草了胜利后军委致作战部队的贺电。

  在毛泽东亲自组织领导、中南军区和四野将领实施一线指挥,胜利完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帆船渡海登岛作战,创造了海战史上小帆船战胜大军舰的奇迹,为捍卫南海主权和地区和平起着决定性作用。毛泽东为海南岛题词:“加强防卫、巩固海南”,突显海南岛对防卫外国入侵以及守卫广袤南海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

  海南岛解放不到两个月,爆发了朝鲜战争,美国借机派第七舰队封锁台湾海峡,公然阻止我军解放台湾。如果海南战役再推迟几十天,海南岛就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台湾’,中国的南海以及东南亚地区的军事、政治格局将会发生重大变化。由此感到毛泽东的果断决策、限令春夏两季解放海南岛战略决策的伟大意义及其重大影响。

  六,构筑“长城”,预见中国一定会建立强大海军

  毛泽东以大思维、大战略、大手笔筹划中国海洋事业,预见将来一定要“走出去”,实现交通海外各民族,必然需要强大的海军来保驾护航,建设强大的海军是一项国家战略任务。毛泽东深入研究海军,娴熟海军历史,呕心沥血创建了人民海军。

  毛泽东在繁忙建国筹划中兼顾海军建设,在建国前夕发表的中央文献中,有5次强调必须建设强大的海军。他亲自遴选张爱萍创建海军舰队,在渡江战役中成立了海军,为海军制订了发展纲领。建国初期赴苏联同斯大林艰辛谈判,收回了旅顺军港主权,争取苏联贷款购买海军舰艇装备。他确定“海军是个战略军种”,任命萧劲光为海军首任司令员,创建了海军第一支个潜艇部队、第一个驱逐舰支队和海军航空兵部队,成为海军建设的“种子部队”。他亲自部署创建了大连海军学校,成为新中国“海军军官的摇篮”,培养现代化海军人才。

  毛泽东是深入海军部队视察舰艇最多的开国领袖,他乘坐护卫舰、江防舰和鱼雷快艇航行,熟悉各种海军装备。毛泽东亲自部署、指挥了海上“五大战役”,解放了沿海岛屿,确保沿海的和平局面。他还亲自部署海军鱼雷快艇部队参加了一系列海战,击沉了蒋军“太平”号护卫舰等多艘军舰,掌控了沿海的制海权。他多次调动海军航空兵“拳头”部队,击落了入侵的美国军机,捍卫了领空安全。毛泽东既是海洋战略大家,又是杰出的海上战术指挥员。

  毛泽东力主海军走向远洋,经受大风大浪历练,多次指示海军参加远海活动,当海军就要“爱舰、爱岛、爱海洋”。他视察了国产第一艘潜艇,要求自力更生设计建造先进潜艇,并重视建设海上战略威慑力量,铿锵下令“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坚定建设“使敌人怕”的海上战略核威慑打击力量,成为海洋大国的战略重器。

  毛泽东以世界海洋为大舞台,建设海洋强国的大战略,引领海军建设从小到大、由弱到强稳步发展,建成了强大的现代化海军。毛泽东一手缔造了人民海军,堪称“新中国的海军之父。”

  七,修建“铁路”,预见中国必将建成航运大国

  毛泽东极为重视发展海上交通,欲振兴海洋事业,首先要发展航海事业,实现“交通海外各民族”。他在1953年和1958年两次提出:“建设‘海上铁路’”。建设“海上铁路”是一项有机联系的宏大战略,他亲自布局、发展了港口业、自力更生振兴了造船业,但只完成了“车站”和“列车”的基建任务,关键要发展中国的航运业,把通向世界的物流周转起来。然而,新中国面临着经济尚未复苏,遭受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海上“封锁”和“禁运”,海上对外贸易被人为中断,悬挂五星红旗的中国船只无法走出去。

  为扭转航运受阻的严峻局面,他要求各级领导极力开通各种贸易通道。1949年2月13日,他亲自为中央起文件指出:“恢复华北、上海间航运,以利生产之发展,极为必要”“对于南北通船、通航、通邮、通电、通汇诸事,应当看作一件大事去做,而不应当采取消极态度。”

  1958年,毛泽东听取交通部领导汇报外贸运输情况时指出:“这张图表明我们很穷,表明了我们和世界的差距,表明发展中国远洋事业的紧迫感,应逐步把中国远洋运输船发展到一二千万吨的规划。”他的讲话成为加快发展中国远洋运输船队的动员令。

  在毛泽东直接领导下,1961年由1艘旧船“光华”轮起家,成立了“中国远洋公司”,揭开了中国远洋航运史。想方设法开辟“南北航运大通道”粉碎了海上封锁,亲自批准开辟“中国大连-智利瓦尔帕莱索”航线和中国“柳林海”号货船从上海启航顺利抵达美国西雅图港,恢复了中断30年之久的中美海上航线。

  中国航海人经历数十年艰苦奋斗,航运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现在,中国在世界海洋上构建了四通八达的“海上铁路”,悬挂五星红旗的中国海军舰队、中国远洋运输船、科学考察船、航天测控船、海洋工程船、“和平方舟”医疗船等各类船舶走遍世界海洋,助推海洋强国建设,展示了“一带一路”新时代、新潮流,促进世界人民共同创建“海洋命运共同体”的伟大历史。

  八,捍卫主权,预见设立领海的重要意义

  新中国成立了,毛泽东敏锐地意识到国家遇到的许多重大问题大多发生在海洋上。在渡江战役中,英国“紫石英”号等军舰在长江内干扰我军渡江,他亲自起草了我国发表的声明,“中国的领土主权,绝不允许外国政府来侵犯”,但中国领海在哪里?美国军舰阻止我解放台湾,经常侵犯中国沿海,自由得很,依据什么来保卫国家领海?

  毛泽东预见到,一个主权国家必定要依法保护、管理海洋,依据国际法管理好海洋上的“宅基园墙”是海洋大国的必然行为。他在炮击金门战役期间,两次召集海洋法律专家、外交部、总参作战部的有关人员,经过仔细研究、讨论,听取各方不同意见,最后毛泽东拍板,中国建立了12海里的领海制度。

  1958年9月4日,中国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的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宽度为12海里,这项规定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领土”“一切外国飞机和军用船舶,未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许可,不得进入中国的领海和领海上空。”

  中国历史上建立了12海里宽度领海的法律制度,圈定了内海范围和领海的外部界线,由此依法维护中国领海主权和海洋权益,标志中国有海无防、列强肆意入侵中国领海历史的终结。就在发表《声明》的当天,我国外交部奉命就美国军舰侵入中国领海一事提出了严重警告,显示领海制度对保卫国家主权将发挥重要作用。

  而且,中国这样一个对世界事务有重要影响的海洋大国,在英美等大国强行坚持实行3海里领海,国际上争辩难解的形势下,中国率先确立12海里领海宽度,对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建立12海里领海制度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结束了国际上争论了600多年、领海宽度不确定的历史,说明中国的决策适应了海洋发展的新形势,彰显毛泽东重视依照国际法治理海洋思想的敏锐和深思。

  九,维护统一,预见金门岛的深远作用

  美国从太平洋战略考量,觊觎台湾这艘“不沉的航空母舰”,一直散布“台湾地位未定”论,游说“由联合国托管台湾”,胁迫蒋介石撤离金门岛,蓄谋制造“两个中国”。毛泽东在北戴河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发言指出:“蒋介石有美国人撑腰,气焰十分嚣张。从那个‘共同防御条约’签订后,光飞机就给了1100多架。”“美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它的图谋要么支持蒋介石反攻大陆,要么拉住老蒋搞‘两个中国’。蒋介石的嚣张气焰必须打掉,美国搞‘两个中国’的图谋必须粉碎。”

  1958年8月23日,毛泽东指挥了一场世界上最奇特的惊世大炮战。前线各阵地500多门大炮,以山崩海啸之势,在2小时内便将27500发炮弹倾泻于金门各岛的军事目标。顿时,金门守军遭到重创,地面目标全被击毁,蒋军处于危如累卵的败军状态。

  金门“万炮齐轰”局面,重挫了老蒋,惊怵了美国,打晕了苏联,震撼全世界。8月24日,美国下令将7艘航空母舰、3艘重巡洋舰、40艘驱逐舰和439架作战飞机部署到台湾海峡,美国海军陆战队近4000人在台湾南部登陆。鉴于美军的直接介入,台海棋局由两岸双方变成为中国两岸同美国间的三方,引发诡谲而激烈的军事、外交对抗。毛泽东解释其中奥秘:“中国人就是敢于在太岁头上动土,何况金、马以至台湾一直是中国的领土。”“向金门打了几万发炮弹,是火力侦察美国人的态度和考验美国的决心。”

  毛泽东注意到蒋介石尚存中国人的国统意识和良知,清楚知道“台独”是一条死路,他坚决拒绝美国要他“退守”或“托管”台湾。老蒋发誓:“不论是否获得美国援助,‘中华民国’将全力防卫金门、马祖,一切在所不顾。”毛泽东说:“都反对两个中国,我与蒋有共同点。”

  毛泽东利用美、蒋对金门岛价值取向的差异,从坚持“一个中国”的共同利益出发,决定“将金门岛及周边的小岛留给蒋介石看管。”于是,我军转而实施“打而不登,封而不死”的奇特作战方法。显然,金门战役目的不是为了解放金门岛、打垮蒋介石,打仗的方式也悖理离奇,实施单日打炮、双日休战。最终为促使老蒋坚持一个中国、共同来对抗美国制造“两个中国”,达到“反对分裂、维护统一”的战略大目标。

  毛泽东“将金门留给蒋介石”“把金门不死不活的吊在那里”有着深远的战略考量。一是用来粉碎美国推行划峡分治、制造“两个中国”的图谋,台湾问题由两岸人民来共商解决;二是将海峡成为连接两岸的“跻带”,保持无法隔断的亲情,有效遏制“台独”行径;三是利用金门镶嵌在大陆海岸,必然保持两岸接触,便于开展两岸交流,使战场演变为共同繁荣的样板。所以,金门炮战既是斗勇,是钢铁之战;更是斗智,是智慧的较量。迫使美国“脱身”不了,又无法制造“两个中国”,搞了个‘全盘皆输’。”弄得蒋介石无可奈何地被毛泽东牵着鼻子走。金门战役实为毛泽东导演的一出“毛蒋双簧”大剧,不收复“小金门”,就是为了不失去“大台湾”的战略决策。毛泽东将战争服从于政治发挥得淋漓尽致,体现了军事家的超群智慧。

  这场奇特的马拉松炮战持续了20多年,一直持续到1979年元旦中美建交,美国公开承诺: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毛泽东达到了“严惩老蒋、制止分裂门”的既定目标,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式宣告:炮击金门战斗胜利结束。这场世界上最奇特、最复杂的马拉松式隔海炮战,可作为20世纪的战争奇葩载入世界军事史册。

  十,坚定信念,预见革命必定胜利

  不忘革命初心,坚定必胜信念,是战略家的特有气质,在毛泽东领导新中国革命和建设中发挥得淋漓尽致,激励中华民族坚定革命意志实现民族振兴。上世纪30年代,当小块的红色政权还在“四围白色政权的包围中间”奇特状态,一些干部对时局茫然莫辨,甚至存疑红旗还能打多久?毛泽东写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预见革命胜利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而是快要到来的必然规律。“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操动于母腹中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渡江在即,毛泽东在评述《南京政府向何处去?》中指出:“对于一切至死不变的反动派,情况都是一样的,他们将决定地要灭亡。”他下达命令:人民解放军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一切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

  新中国即将成立,《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上的讲话》指出:“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光辉普照大地,迅速地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他坚信中国人民依靠自己的力量掌握自己的命运,最后一定能够取得胜利。

  当国内外反动派相互勾结,实施封锁、禁运企图扼杀中国革命,毛泽东气势豪迈地回应:“多少一点困难怕什么。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上世纪60年代,国际反动势力疯狂叫嚣,联袂反华。毛泽东铿锵回击“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清一切害人虫,全无敌。”气势浩大,蔑视群敌,方显英雄本色。

  他在《沁园春·雪》中,用雄健笔力写道:“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总结了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评价了显赫一世的历代帝王受制于历史和阶级的局限性,惜“略输”“稍逊”于当世英雄。而真正称得上当今风流人物的唯有无产阶级革命的英雄人物,能够担当起如此改天换地的历史重任。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