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海洋评论

“海洋命运共同体”需要趋同的“海洋利益观”

2019-08-09 10:36:38 来源: 海洋网 作者: 彭化义
摘要:什么是正确的海洋利益观?习主席早在2014年访问韩国的演讲中说到,“倡导合作发展理念,在国际关系中践行正确义利观”,他说,“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在国际合作中,应当注重利,更要注重义,只有义利兼顾才能义利兼得,只有义利平衡才能义利共赢。

  原标题:“海洋命运共同体”需要趋同的“海洋利益观”

  开栏语:

  迎着盛夏东升的旭日,踏着海南自贸区(港)建设的鼓点,海洋网海洋评论专栏开张了。

  本栏目因海而生,为海而作。她将围绕海上一带一路、海洋命运共同体、海洋经济、海洋环保、海洋旅游、海权捍卫、海洋装备、海洋军民融合、海洋科普等方面展开评论,或褒扬先进、或针砭时弊、或提供知识和信息。通过我们的鼓与呼,唤起海洋意识的提高,为海洋强省海洋强国尽一点绵薄之力。

  愿她像春日的暖阳,夏日的凉风,黄昏时节的暮鼓,险情来临的一个提醒,送给读者一些启迪和思考。

  愿群内战友朋友互相学习,互相支持,在勤奋中推进,在切磋中提高!积极投稿,积极建言,共同努力,把这个专栏越办越好!

  “海洋命运共同体”需要趋同的“海洋利益观”

  今年4月下旬,习近平主席在青岛提出海洋命运共同体理念时强调:“大家应该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增进互信,加强海上对话交流,深化海军务实合作,走互利共赢的海上安全之路,携手应对各类海上共同威胁和挑战,合力维护海洋和平安宁。”

  建立这种“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增进互信”的国际海洋关系和“海洋命运共同体”,需要各国间有趋同的海洋利益观。

  什么是正确的海洋利益观?习主席早在2014年访问韩国的演讲中说到,“倡导合作发展理念,在国际关系中践行正确义利观”,他说,“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在国际合作中,应当注重利,更要注重义,只有义利兼顾才能义利兼得,只有义利平衡才能义利共赢。

  近年来人们越来越强烈地发现和切身感受到,出现在海上的国际争端有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越来越集中之势。尤其是在亚太地区,中日钓鱼岛之争、俄日南千岛群岛之争、韩日独岛之争等形成的“海权风暴潮”不时来,吹走了这一带海洋多少年来的祥和与安宁,严重影响了该区域的稳定以及有关国家之间的正常关系。

  透过这一个个影响海洋和平的“海权风暴潮”,人们越来越真切感到,导致其愈演愈烈的原因,表面上看是各个海洋国家之间的“海洋权益”发生了冲撞,实质上却是正当与不正当的“海洋义利观”发生了冲撞。

  进入新的世纪以来,各个海洋国家的“海权”意识日益强化,海洋义利观也在不断发生着巨大变化。由过去往往看重海洋生存利益、海洋安全利益,拓展到更多关注海洋经济利益、海洋资源利益;由过去往往看重海洋具体利益、海洋当前利益,拓展到更多关注海洋长远利益、海洋宏观利益;由过去往往看重海洋领土利益、航海管辖利益等现实海洋主权利益,拓展到更多关注海洋生态利益、海洋环境利益等海洋发展利益。无论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伊朗关于霍尔木兹海峡入口处阿布穆萨岛、大通布岛和小通布岛的归属争端,还是印度和孟加拉国关于新穆尔岛(孟加拉国称“南达尔帕蒂岛”)的争议,还是英国和阿根廷关于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的争夺,背后都无一不是海洋利益观念变化的主因在发酵。

  按说,海洋国家追求正当的“海洋权利”的最大化没有错。据《联合国海洋公约》规定,一个四面环水并在海水涨潮时能高于水面的自然小岛,只要它可以维持人类居住或本岛的经济生活,就可以同陆地领土一样拥有自己的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一个如圆桌大小的岛礁,即使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经济生活,它虽不能拥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但也可以划出自己的领海和毗连区。因此从法理上讲,拥有一个岛屿或岛礁,就可以获得一千五百多平方公里(相当于新加坡国土面积的两倍半)的海域,一个孤立岩礁,则可拥有四十三万平方公里(约四个半韩国)的海域管辖权,包括这一海域丰富的海洋生物和海底油气资源的捕捞、开采等主权权利。面对如此的利益,世界上哪个海洋国家不心动、不争取?

  问题是,在追逐“海洋义利观”上,并非所有海洋国家都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在追求海洋利益上,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诉求是正当的、合理的;而个别海洋国家的主张则是霸道的、强权的,理由是牵强的、立不住的,他们总是或者长臂管辖,坐在自家管别人家的事,或者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总想既占着已有的又想要别人的。世界海洋资源就这么多,蛋糕就这么大,如果有人不遵守公平原则,就肯定会出现争端。更何况现有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不十分完善健全,许多国家海上划界还存在这样那样的具体难题。海洋公约是原则的、宏观的,各国海洋界限划分又是复杂的,准确公平划界并非易事。有资料显示,全世界共有380多处国家间的海洋边界需要最终划定,而目前只解决了约1/3。比如在自古就是中国领海的南海,中国已成海洋权益的最大受害国,53个岛礁中只占有9个,而无论历史沿革还是法律依据,都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53个岛礁自古属于中国。在这样的背景下,“海洋利益”的冲突在所难免。

  面对不同“海洋利益观”的冲突,中国提出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双边问题直接对话和平解决,多边问题集体对话解决,并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倡议,赢得了众多海洋邻国的赞同。但是,看到亚太安宁了,有人不舒服,他们总是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总想把南海搞乱,好乱中渔利。幸亏大多国家没有跟着他们走,使其扭曲的“海洋利益观”没有了市场。但是他们不会甘心,一风吹草动,他们定会兴风作浪。对此,国际社会不可警惕。

  自古以来,平息由于异化和错位的海洋“义利观”冲突产生的“海权风暴潮”,正义的力量总是中流砥柱,公平的原则总是牢靠准绳。相信在国际准则的大洋上,和平的正能量定将战胜种种挑衅和负能量。“海权风暴潮”终将过去,但这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需要“海洋命运共同体”的真正形成和良好运作。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