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研究院 > 科学考察

“雪龙2”号船:备战极地首航南海“大练兵”

2019-08-28 09:26:38 来源: 中国海洋报 作者: 赵宁
摘要:8月23日,“雪龙2”号船抵达南海作业海域,开展科考设备测试——巨大的A型架从后甲板缓缓立起,下方2吨多重的电视抓斗正在调试,等待入水。

  原标题:“雪龙2”船:备战极地首航南海“大练兵”

  8月23日,“雪龙2”号船抵达南海作业海域,开展科考设备测试——巨大的A型架从后甲板缓缓立起,下方2吨多重的电视抓斗正在调试,等待入水;甲板右侧,舷侧门已经打开,温盐深仪(CTD)行车吊缓缓伸出船外;月池车间内,绞车连接着升降装备在月池中进行调试……

11.jpg

  自进入南海试验区以来,“雪龙2”号的各类科考设备轮番上阵,全力验证新船装备功能。

  “本次海试既是对船舶性能和科考装备的测试,也是“雪龙2”号船员赴南极执行我国36次南极科考任务前的一次练兵。”“雪龙2”号船长赵炎平说。

22.jpg

  智能实验室:上百套科考装备协同作业

  根据科研项目需求,科考船一般设有物理实验室、化学实验室、通用实验室等,“雪龙2”号也不例外。在这里,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智能实验室。

33.jpg

  “通过设立智能实验室,可有效节约科考作业的人力和时间成本。”“雪龙2”号政委王硕仁介绍说,例如智能通风系统可保证实验室内保持恒定负压,确保气体不外溢。同时,实验室对温度、湿度、有害气体实施监控,一旦监测到有毒气体,该系统可于30秒内全部排出。

  “雪龙2”号智能采样系统实现了表层水、大气等样品的遥控采集和实时监测,并配有样品智能存储、智能灯光、智能音响等设施。

  “船上网络平台可协调管理科考数据。”王硕仁说,“船上所有科考设备采集的数据均实现了互联互通,各类设备监控可集中实时显示,最大限度实现了实验功能兼容与数据共享。”王硕仁说。

  作为我国自主建造的首艘极地考察破冰船,“雪龙2”号配备了诸多具备国际先进水平的极地海洋、大气、海冰综合调查设备。同时,还拥有绞车、CTD行车吊、A型架、24吨吊机、月池等多种科考操作支撑装备。

  “这些设备搭配使用,可保证‘雪龙2’号具备高度的应用灵活性。便于船舶根据航次需求,重新配置海上调查任务。”王硕仁说。

  进入南海试验区后,这些装备纷纷大显身手。作业甲板、月池、绞车、实验室……在服务商工程师和船员的手中,不同位置和功能的装备按照计划开展测试。

  “本次试航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对科考设备进行测试验收。”王硕仁说,在测试过程中发现与合同不符的,或不能满足极区科考需求的,我们会及时记录下来,向服务商提出反馈意见,进一步完善和修改。

  “设备多、人员少,工作压力比较大。”王硕仁告诉记者,船上有上百套装备和系统,每一项都要开展测试,确保功能过关。自第二航段海试开展以来,王硕仁带领实验员每天忙到深夜。由于科考装备太多,轮机部和甲板部的许多船员也都参与到测试工作中。

  此外,实验室工作人员还利用晚上休息时间,邀请服务商工程师进行现场教学,使船员对科考设备和系统有更深入的了解,熟练掌握操控技能。

  驾驶台:熟练掌握船舶操控技能

  自8月15日离港之后,“雪龙2”号二副张旭德就进入了紧张的工作和学习状态。

44.jpg

  “跟‘雪龙’船比,新船的机动性更佳,但它的驾驶系统也有所不同。”自2010年登上“雪龙”船参加工作,张旭德从最初的实习驾驶员一路成长为二副,多次参加南北极考察。

  但即便是“身经百战”,如今他也要每天抽出时间学习,“啃”下说明书。张旭德说,由于说明书都是英文的,阅读起来很费工夫。

  “此前的船厂试航是船厂为主,但这次试航完全由船员自主操控。”赵炎平说,此次试航算是“雪龙2”船员真正意义上的海上航行。对驾驶员来讲,无论是对通讯导航系统的熟悉程度,还是对船舶操纵性能的掌握,都非常重要。

  “我们通过试航发现了一些问题,目前正在通过不断学习,摸索掌握。”赵炎平说,虽然此前驾驶台已经制定了操作规程,但还将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完善梳理,力争在试航期间全部掌握设备操作技能。

  在驾驶台后方,是“雪龙2”号的动力定位操作台。动力定位可使船舶面对八九级大风袭扰也能实现海上定位。这项功能是“雪龙”船不具备的新功能。

  “起航前我们已经对动力定位操纵进行了培训,此次试航我们将开展实操训练。”赵炎平说,只要有空余时间,驾驶员就会来到操作台训练,每次训练约3个小时,训练项目安排得非常饱满。

  轮机部:全力保障船舶动力输送

  “雪龙2”号采用全回转电力推进,实现这些功能的正是吊舱推进器。作为全船最核心的动力装备,保障吊舱推进器的正常运行是轮机部门的重要职责。

55.jpg

66.jpg

  8月16日下午,“雪龙2”号从上海码头驶离的第二天,集控室的监测报警系统突然接到右吊舱推进器的报警信息。轮机员迅速前往吊舱所在舱室,初步分析确定是编码器出现故障,并且备用编码器未及时介入工作,导致吊舱推进器停止工作。

  吊舱内部空间狭小,温度达40℃以上,只有身材偏瘦的人员才能钻进去,每次进入吊舱都是一次艰苦考验。

  经与驾驶台沟通后,轮机员钻入吊舱开展抢修,经过4个小时的努力,吊舱推进器恢复运转。

  8月20日,轮机部工作人员再次钻入吊舱,对其线路、设备等进行检查维护。

  除了吊舱推进器,2号柴油机在8月17日也出现了故障。值班人员和轮机员立即更换了备用发电机,保障船舶正常航行。经过连续两天的拆装测试,故障最终被排除。

  “雪龙2”号轮机长黄嵘告诉记者,机械界有一个名词叫做“浴盆曲线”,也就是说机械在刚出厂的时期和后面老化期是故障高发的时间段。

  “现在‘雪龙2’号正处于新船磨合阶段,设备、系统需要磨合,人和船之间也需要磨合。”黄嵘说,“雪龙2”号的动力设备和“雪龙”船完全不一样,大家提高了机舱巡视频率,每天都在学习,看图纸、看说明书、现场摸索,发现问题及时处理。

  “‘雪龙2’号很快就要和‘雪龙’船共赴南极了,这是新船的第一个正式挑战,我们必须利用此次试航机会,确保新船的船舶动力、电气等设备能够正常运行,并且将这些控制系统都吃透。”黄嵘说。

  8月23日深夜,夜幕笼罩下的“雪龙2”号灯火通明。作业甲板上,船员正在紧张调试电视抓斗,确保第二天能够顺利下放;机舱内,轮机员穿过震耳欲聋的柴油机舱,认真检查各项设备。

  对于他们来说,“雪龙2”号并不只是一个科考平台,还是船员的家。现在,他们正在通过海试,努力让“家”变得更好、更强大。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