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能源 > 核电

我国启动海上核电站实验堆建设 可为海岛供电

2016-11-05 15:05:44 来源: 中新网 作者:
摘要:一种浮动在海上的核电站——中广核海上小型反应堆ACPR50S实验堆,11月4日启动建设。

中国启动海上核电站实验堆建设 可为海岛供电(图)

中广核海上核电站设计概念图

  原标题:中广核正式启动海上核电站实验堆建造

  一种浮动在海上的核电站——中广核海上小型反应堆ACPR50S实验堆,11月4日启动建设。

  11月4日在深圳召开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新闻发言人黄晓飞称,中广核当天与东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中广核ACPR50S实验堆平台项目”压力容器采购协议》,意味着广受关注的中广核海上小型堆ACPR50S建设正式启动。

  据中广核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小型堆总设计师芮旻介绍,ACPR50S是中广核开发的海上浮动核电站,是利用核能实现海上电力、热电、淡水供应的海洋综合能源供给装置,是先进的成熟核电技术与海洋设施的结合。海上钻井平台、小岛居民等均可成为供给对象。

  据悉,海上浮动核电站是世界各国研发热点,俄罗斯罗蒙诺索夫号KLT-40S是目前国际上开发进展最快的海上浮动核电站,即将建成投运。中国、韩国、美国、法国等也提出了先进的海上浮动核电站概念。

  中广核ACPR50S采用紧凑型小型压水堆技术,反应堆热功率为200MW,输出电功率60MW左右。换料周期较长,达到30个月;建造周期较短,与海上常规能源相比有良好的经济竞争力。


中国启动海上核电站实验堆建设 可为海岛供电(图)

  资料图:海上浮动核电站的技术原理其实并不神秘,只是将原本建造在陆地上的核电站安装在船舶平台上。

  同时,ACPR50S具有很高的安全性,其中,反应堆位于水平面以下,保证事故时海水冷却作为热阱,极端严重事故时海水淹没保证余热排出和放射性包容,即使发生最严重的堆芯融化事故,也不会对环境和公众产生放射性影响。

  据悉,当天中广核还与上海电气签署了《智能核电联合推进框架协议》,联合中国的核电装备制造业,全面推进智能核电建设。

  中广核当天召开的科学技术大会也透露,中广核已设立了“十三五”智能核电,科技战略专项,力图打造中广核特色的“核电工业4.0”。按照规划,预计到2020年,中广核资产规模将突破1万亿元人民币,成为全球第三大核电运营商。(完)

  相关阅读:中国将在南海岛礁建20座海上核电站堪比核航母

  [环球网综合报道]中核集团官方微信7月14日发表一篇题为“深度能源观察:我国将在南海岛礁建造20座海上核电站”的文章,文章称,中国科技人正在撑起中国作为全球大国脊梁。随着中国海上民用核动力技术成熟,中国正在全力建造海上核动力平台及破冰船。

  文章称,近日,中国首艘海洋核动力平台即将在中船重工集团旗下渤船重工进行总装建造,而中船重工未来将批量建造近20座海洋核动力平台。

中国启动海上核电站实验堆建设 可为海岛供电(图)

中国海上核电站概念图

  据悉,海洋核动力平台是海上移动式小型核电站,是小型核反应堆与船舶工程的有机结合,可为海洋石油开采和偏远岛屿提供安全、有效的能源供给,也可用于大功率船舶和海水淡化领域。

  海洋核动力平台将为中国南沙岛礁提供能源保障及淡水保障。长期以来,由于电力供应问题,南沙岛礁驻岛官兵淡水供应得不到保障,只能通过小船往岛屿上送桶装水,遇上极端海上天气,可能官兵们就得依靠雨水生活。因为缺少淡水,官兵们可能很长时间不能洗澡。

  文章称,海洋核动力平台的建造将支撑起中国对南海地区进行实际控制、商业开发的能力。预计,未来,得益于南海电力和能源系统建设力度加强,中国将加快南海地区的商业开发。

  海洋核动力平台是中国首创技术。平台技术可填补中国在民用核动力船舶领域的技术空白,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对中国开发利用新能源和全球能源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海洋核动力平台实现批量建设后,预计每座海洋核动力平台的投资约为20亿元。20座海洋核动力平台总造价大约为400亿元,比打造一个航母舰队造价便宜。中国每座南海岛礁搭配海洋核动力平台,就相当于是一座核动力航母,西沙永兴岛、南沙永暑礁就是两座搭载作战飞机和导弹系统的海上航母。其在军事上的优势远远大于美国远途而来的航母舰队。

  国家能源海洋核动力平台技术研发中心是国内首个国家级海洋核动力平台技术研发机构。该研发中心由位于湖北的中船重工719研究所发起,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中科华核电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和中海油研究总院等单位共同组建。

  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是核电巨头中核集团旗下单位。目前,中核集团正在全力以赴推动破冰船研发项目,未来中国可能与俄罗斯携手,推动欧亚大陆与北极陆地之间的北方航道开发,由此,中国可以绕开南海和马六甲海峡,开辟新的通往欧洲的海上通道,而且北方航道比经过南海、马六甲海峡的南海航道距离更短、成本更低。一旦中俄联手打通北方航道,那么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及其在南海地区的战略布局就会不攻自破。

中国启动海上核电站实验堆建设 可为海岛供电(图)

海岛供能示意图

  相关阅读:解密中国海上浮动核电站

  提到海洋、核电站,很多人往往想到的还是其安全性。海上浮动核电站(也称浮动堆)究竟安不安全?其实,离岸小型模块化浮动堆的安全性优于目前在运的陆基核电站。首先,浮动堆功率较小,设计上采用更先进的理念,本身固有的安全性就很高。

  浮动堆处于远离陆地的海上,不易受地震和海啸影响,即便发生地震,震源的地震波也不会被海水传递。而且海洋本身也可以作为一个应急的散热器,在极端事故情况下,浮动堆可将海水引入船体内,阻止堆芯熔化进程,保证反应堆安全。由于浮动平台体积小,它们可被牵引到专门的场所进行集中维护和处理。

  与核潜艇有何不同?

  1954年,美国“鹦鹉螺”号核动力舰船服役开启了海上核能应用的先河。中国核动力平台的研发已有近50年历史,虽然已拥有多艘核动力潜艇,但水面核动力船舶建造尚无先例。浮动核电站与核潜艇有何不同?尽管原理相似,但由于工作的海洋环境条件和用途目地的不同,两者在技术上存在较大差别。

  芮旻说,核动力潜艇是利用核能来提供推动力,主要考虑各种灵活机动的变功率工况设计。而ACPR50S设计采用的是中国民用核设施法规标准,利用海上浮动平台作为核电站承载平台,主要为用户提供稳定的电力、热力等综合能源,关注的是民用核安全性和高效的经济性。

  在1月2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中国的核应急》白皮书发布会上,面对外国记者提出的“中国建设和部署海上核电站的考量”问题,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许达哲回答称:“海上浮动电站的问题,我们正在规划当中,必须经过严格的、科学的论证。中国也是致力于要建设海洋强国,所以海洋资源一定要充分的挖掘利用,这时候如何利用好核能是我们探讨、研究、规划、发展的内容。”

  许达哲称,中国首先是坚持和平利用核能,是坚持安全为前提的条件下发展核能,中国的核安全观已经明确地阐述了这一点。“在我们周边的海域开发海洋资源,造福人类,这绝对是应有的选项。”(记者郑小红)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